2024/06/01 09:08:48 林君芳 回首頁

失智症和憂鬱症的黃昏二重

失智症和憂鬱症的黃昏二重奏

                                                                                                                  彰化秀傳紀念醫院 邱百誼醫師

失智症是常見的神經退化疾病,憂鬱症也是常見又重要的疾病,兩者之間的關係是常常被探討的議題卻仍然未有定論。失智症中又以阿茲海默症、血管性失智症與路易氏體失智症為三種最常見的類型,根據內政部截至2012年年底的最新統計 (內政部統計資訊服務網)台灣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數已高達260萬人,佔全台人口總數的11.51%。人口的老化將伴隨著更多老年失智症的患者。在美國,估計目前已有二至四百萬人罹患阿茲海默症,而在五十年後,這個數字預計會有四倍的成長。台灣多起社區流行病學調查發現台灣失智症盛行率於65歲以上的人口是1.7%4.4%不等。根據臺灣失智症協會最新的推估,依失智症社區盛行率計算,社區中約有近12萬名失智老人 (118,606),佔老人人口的4.8%。加上長照機構之3萬多名失智老人,再加上65歲以下推估失智人口2萬多人,台灣總失智人口超過17萬人。這些國內外的研究都發現失智症的盛行率隨著年齡的增加而增加 (台灣失智症協會,2013)

阿茲海默症的第一位患者是1906年由德國Alois Alzheimer醫師首先發表,後人因此以其名命名。其特徵為腦部有類澱粉蛋白斑塊與神經纖維結節等病理變化加上臨床上的失智症狀,是最常見的失智症類型,也是最常見的腦退化疾病,美國前總統雷根晚年即罹患此症。雖然阿茲海默症的退化症狀是多樣性的,臨床診斷阿茲海默症是以認知功能的退化為主要的依據,研究方面也是以認知功能相關研究最受重視,依據一般阿茲海默症的臨床研究發現,阿茲海默症除了記憶力衰退之外,也會合併其他的認知功能異常(例如失語症,失用症,失認症,或執行功能異常)與神經精神症狀(妄想,幻覺,躁動,憂鬱)。過去的研究顯示,阿茲海默症的患者併發相當高比率的憂鬱症或憂鬱症狀,而且憂鬱症狀往往在疾病的非常早期就出現了。所以憂鬱與阿茲海默症的關係一直是重要的研究課題。

路易氏體失智症也是一種常見的中樞神經退化性疾病,在所有退化性失智症中的發生率僅次於阿茲海默症,其臨床病徵為多發性的認知功能異常,這個特徵與阿茲海默症類似因此路易氏體失智症臨床上往往與阿茲海默症難以區分, 然而路易氏體失智症常常合併顯著的症狀起伏,反覆的視幻覺,巴金森氏症,快速動眼期睡眠行為異常,對抗精神藥物過度敏感,影像檢查可以看到腦部基底核多巴胺運送子的下降等與阿茲海默症少有的特徵,因此可以幫助臨床醫師或研究者將兩種失智症作明確的區分。憂鬱症在路易氏體失智症的共病與嚴重性比與阿茲海默症更顯著也更具有診斷意義。

一般而言,阿茲海默症最重要也最常見的症狀是記憶力衰退,在疾病發生的前期或早期就有明顯的記憶力衰退。然而過去的研究顯示,阿茲海默症的患者併發相當高比率的憂鬱症或憂鬱症狀,國外的研究分析發現阿茲海默症病患合併憂鬱症的比例約為30-50%,其中重度憂鬱症的比例約為20-30%,而且憂鬱症狀往往在疾病的非常早期就出現了。國內一項針對社區老人的研究發現,一個月重度憂鬱症的盛行率與神經官能性憂鬱症分別為5.9%15.7%。而台灣少數針對阿茲海默症病人的憂鬱症的研究發現阿茲海默症合併重度憂鬱症的比例雖然較正常老人的重度憂鬱症的比例稍高去比國外的研究結果低了許多。一項針對141個台灣阿茲海默症病患使用DSM-III-R 重度憂鬱症與輕度憂鬱症的研究發現分別為7.8%3.5%本人使用DSM-IV重度憂鬱症ICD-10官能性憂鬱症的研究結果發現台灣阿茲海默症病患重度憂鬱症的盛行率與神經官能性憂鬱症分別為9.3%17.5%。針對台灣的路易氏體失智症病患合併憂鬱症的則尚無完整的研究或調查。國外研究則發現,憂鬱症狀在阿茲海默症的疾病過程往往是持續都可以見到但是嚴重程度不一,隨著疾病程度逐漸惡化,憂鬱症狀也逐漸攀升,到了後期才下降。然而在診斷阿茲海默症的憂鬱症使用DSM-IV重度憂鬱症的診斷條件卻不完全合適,因為失智老人的憂鬱症狀表現與正常成年人或老人並不一致,因此2002年在美國一項共識會議中訂定了針對阿茲海默症病患合併憂鬱症的診斷條件將DSM-IV的重度憂鬱症準斷依據做了一些較寬鬆的修改,這個診斷標準稱為NIMH-d阿茲海默症 Provisional Criteria。如果以NIMH-d阿茲海默症評估量表為例,阿茲海默症患者的憂鬱症比率約為 22% 54%。本人也曾經探討阿茲海默症患者合併憂鬱症與失智症行為精神症狀(behavioral and psychological symptoms of dementia, BPSD)之相關性與變化,在使用NIMH-d阿茲海默症為評估量表研究阿茲海默症患者的憂鬱症比率,也得到29.8%的比例,這樣的結果可以看出NIMH-d阿茲海默症評估可以較DSM-IV有更高的敏感度。儘管已有不少阿茲海默症患者合併憂鬱症相關性研究,也有少數前瞻性的追蹤研究,路易氏體失智症與憂鬱症的相關研究則相形較少。Mckeith等人整合分析比較四個研究結果發現路易氏體失智症病患的重度憂鬱症(24.45%)顯著地比阿茲海默症病患(9.32%)高。

憂鬱症是影響公共衛生的一項重大疾病,依據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說法,西元2020年憂鬱症將與心血管疾病和愛滋病列為全世界最需要重視的三大疾病,因此憂鬱症防治與研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發生在老年人的憂鬱症患(晚發型),症狀往往與早發型的憂鬱症患者不同,也往往比較容易被誤認為是失智症。也有些研究發現晚發型的憂鬱症可能是失智症的危險因子。因此憂鬱症與失智症的關係與共病性就顯得更加重要也更值得進一步的研究了。智症的危險因子。因此憂鬱症與失智症的關係與共病性就顯得更加重要也更值得進一步的研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