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ulace
民眾版
最新消息
首頁最新消息
《三立》還能活多久… 醫師該說嗎? 2020/09/15
朱玉珊

記者張雅筑/台中-彰化報導

部分家屬會選擇隱瞞家人的病情,特別是癌末患者,原因無非就是擔心他抑鬱而終,那醫師到底該不該告訴患者「期限」呢?相信這個問題很值得大家省思。被稱「疑難雜症剋星」的彰化秀傳醫院一般外科主治醫師黃漢斌,他分享自己實習時經驗,一名患者看起來相當快樂,看似隨時都能出院,但其實是癌末患者,後來他和同學等獲得主治醫准許後帶著這名患者去散步、吃患者想吃的雞爪凍等,沒多久後,這名患者還是走了,但他請人轉達黃漢斌「我那天玩得很開心,謝謝他...」黃漢斌說,其實換個角度想,他雖然最後還是癌逝了,但沒有遺憾。黃漢斌強調,告訴患者「實話」不是恐嚇、不是判死什麼的,而是醫師應該做的,而患者也有知的權利。

 ID-2739149.jpg

▲黃漢斌表示,告訴患者他的「餘命」,不是放棄他或是判他死,而是讓他、家屬有心理準備。

從醫逾14年,談及有無比較印像深刻的,黃漢斌分享了自己在當實習醫師的例子。黃漢斌表示,記得自己當年在實習時,對一名患者很深刻,因為那位患者每次都和醫護人員嘻嘻哈哈的,甚至天天去洗頭,感覺好像隨時都可以出院的狀況,可是他又一直住在醫院裡,讓黃忍不住問主治醫師,「他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出院?」沒想到得到的答案讓他很震驚,主治醫師直接回答,「他是癌末病人,可能沒有辦法出院...」

這名癌末患者因病情關係,很多東西是沒辦法吃的,當然也沒辦法回家,黃漢斌心想那也許他可以為這名患者做點什麼,看患者有沒有什麼心願或是想去哪?最後他們在主治醫師的同意下到台中公園散步、曬曬太陽,同時滿足患者長久無法滿足的「口腹之慾」,吃他想吃的雞爪凍等,回憶當時,黃漢斌說,患者笑得很開心,雖然沒有去很長的時間,但他至今印象深刻。最後那名患者在兩個星期後離開了,而黃漢斌也到別科去實習,可是患者的看護專程找到黃漢斌,看護轉述患者的遺言,「他(已逝患者)說妳之後一定要去找黃醫師,跟他說,『我那天去玩得很開心。』」

 ID-2739126.jpg

▲黃漢斌是彰化秀傳知名一般外科主治醫師,堪稱「疑難雜症剋星」。(圖/記者張雅筑攝)

黃漢斌表示,其實仔細想想,那名患者沒有帶著遺憾離開,但他也強調,不是每個患者都可以接受的,有的人面對自己的病情還是會絕望、抑鬱,這時候醫護、親友的角色就很重要。黃漢斌說,自己曾遇過患者得知自己的病情後每天都愁眉苦臉的,以他自己的做法是,如果早期發現就協助患者積極的去治療,至於「餘命」部分,他會建議,「可以開導他們珍惜時間,替自己做個很好的安排,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要有遺憾。」黃漢斌說,要告訴患者他剩下多久的生命,這對醫師來說也是很難的決定,可是卻是醫師該做的,「也不是說醫師願不願意講,其實重點在患者、患者家屬,他們到底想不想知道?」

舉胰臟淋巴癌為例,黃漢斌說,目前所有的文獻都顯示得了這個癌症活不過2年,「這其實不是有恐嚇或是判死患者,而是要告訴他真相,同時向他解釋接下來的治療方式,可能我們會怎麼樣個治療,說不定也是會有突破,但至少這時間裡,他可以有所『準備』。」黃漢斌最後還舉自己當例子,他表示,自己其實也跟孩子談過這個問題,「我就問孩子們,你們希望爸爸是有準備好的跟你們道別,還是突然間就死掉了?」黃漢斌直言,這是很深的課題,不論對患者還是醫師。